所以其实现在战亦辰的目的也很简单,只是希望太子爷可以回去,可以露个面。

只要露面,就能打破所有的传言。不

过这件事情,也要看小叔本人愿不愿意,他不愿意做的事,谁也勉强不了。

或许,这世上还有这么一个,可以勉强他的人……顾

非衣抬头看着身边的男人一样。

明明他们在谈论的对象是他,可是,当事人却像是旁观者一样,悠然自得在和吃饭,一点反应都没有。

好一会,顾非衣才看着战亦辰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回去我再好好跟他商量一下,现在,先吃饭吧。”看

得出顾依涵已经很饿了,一直在盯着饭菜,只是不敢动筷子。不

像太子爷那样,想吃就吃,一直很随意。

顾依涵是忌讳战亦辰,不想让他讨厌自己,这点,谁都看出来了。

战亦辰也发现,自己忽略了顾依涵。

她现在特别容易饿,大概是怀孕月份大了的原因。

清爽小妹的可爱萌样

一顿饭的时光,在战九枭和顾非衣偶尔几句对话中,悄然流逝。结

束一顿饭,明显就看出来战九枭想离开了。

顾依涵有点慌,却还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亦辰,我……我能不能单独和非衣说几句话?”见

战亦辰看自己,顾依涵好像有点被吓到了,慌忙解释:“我只是太久不见非衣,有些体己话想说说而已,我没有恶意的,我发誓!”她

是真的慌,看得出来,一直很怕战亦辰。

就连战亦辰自己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怕他。

不过,顾依涵越怕他,战亦辰便越有一种愧疚的感觉。一

直以来,对她是不是太残忍,也太无情了些。

她肚子里的孩子……其实,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经历了这些事情,战亦辰已经开始相信,孩子是自己糊涂之下留下来的。终

究,是他自己犯的错,错了,就该承担。他

点点头,看着战九枭:“小叔,我也有些话想和你说,可以聊聊么?”

战九枭不说话,只是看着顾非衣,但,想离开的意思很明显。

“就几分钟,不会很久。”顾非衣像哄着孩子一样,“我很快会回来。”战

九枭还是不太乐意,冷眸看向顾依涵。

顾依涵微微畏缩了下,分明很怕他。就

连顾非衣也看不透,顾依涵现在的小心翼翼和胆小怯弱,到底是不是真的。

她没忘记顾依涵以前的职业,只是,顾依涵怀着孩子,对孕妇,她总是愿意多给一些宽容。“

真的就几分钟,五分钟……好吧,三分钟,好么?”终

于,她和顾依涵走了。远

处某个茶座上,顾非衣不想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

过去的事情,我现在不打算追究,所以,你也没必要跟我说什么,一切,等你生完孩子再说。”

“这么说,生完了孩子之后,你还是要跟我追究?”

顾依涵进门之后,一下子就从那个温顺怯弱的小女人,变回了过去那个骄傲的依涵小姐。顾

非衣只是微愣了半秒,便释然了。

“看来一段时间不见,你的演技变得更加炉火纯青了。”刚

才,竟然连她都被蒙混了过去,没看出来她的本质。

果然还是心太软,看到顾依涵怀孕,对她的防备就轻了那么多。

顾非衣倚在桌子上,淡漠地看着她:“信不信你现在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也激不起我半点兴趣,甚至,影响不到我半分?”

顾依涵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才咽不下这口气。凭

什么?她

辛辛苦苦,那么小心翼翼,也不过是换来了战亦辰一点点的信任。可

这个女人,这个不知道吃了什么狗屎运的女人,却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轻易得到了所有人的怜惜。

太子爷不在的时候,有七爷八爷护着她,甚至听说,她和申屠家大少爷的关系也不错。现

在,太子爷回来了,这女人竟然毫无违和感地,又回到了太子爷的身边。

谁信服?谁心里可以平衡?老天爷对顾非衣是不是也太好了些?“

现在,老爷子对亦辰百分之百信任,亦辰说任何话,老爷子都是言听计从。”顾

依涵不想生气,她只想让顾非衣生气!

“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她撩起自己的长发,冷笑:“我的意思是,四海集团很快就会使亦辰的,而你……”眸

色一瞬间冷了下来,她也沉下了脸,看着顾非衣的眼神无比厌恶。“

你听明白了吗?我很快就会和亦辰结婚,四海集团很快也会是亦辰的,也就是说,四海集团,早晚会落在我的手里。”

她期待顾非衣羡慕甚至妒忌的表情,可是,顾非衣竟然还是一脸淡然。“

顾依涵,你演技是长进了,可是,智商却倒退了不少。”

怪不得别人都说,一孕傻三年,为了看她羡慕的表情,早早就将自己的底牌掀出来,顾依涵这招,是傻掉了吗?

“惹我,对你有什么好处?”顾非衣有点不想理她了。她

站直身躯,忽然往前一步:“如果不是看在你现在怀孕的份上,信不信我会将你过去的罪行,一一揭发?”

“我……我有什么罪行?”顾依涵下意识退了半步,却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了。“

顾非衣,你以为能吓唬到我?信不信我现在大叫一声救命,你就成了想害我的凶手?”“

都经历过这么对了,还想玩这种无聊的把戏?你叫我过来,不会真的就是想这样想陷害我吧?”

顾非衣只觉得可笑,时代在进步,所有人都在进步,而她顾依涵,怎么还在原地徘徊?

顾依涵不知道她为什么可以冷静到这地步,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怕吗?

顾非衣忽然脸色一沉,唇边的笑意敛去了,目光也在一瞬间冰冷了下来。

“顾依涵,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战亦辰的,那么我劝你,最好收收心,好好将孩子生下来。”“

以你现在的身份地位,想和我斗根本就是以卵击石,现在的你在现在的我眼底,连蝼蚁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