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旷的地面上,火焰灼灼,温度奇高。

地面上有许多,古树的残枝,染着烈焰横卧在地。可以猜测,在之前这片地域,应该也是郁郁葱葱,草木成林。

可当烈焰金莲,钻入地底渡劫之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火焰外,刘家武者紧张的作着准备。

为了这旱金莲,刘腾几乎调用了整个家族的实力,力一搏。

想来也是,只要成功获取旱金莲。

靠着一片片旱金莲的花瓣,刘家可以诞生出,好些先天境界的强者。

家族的昌盛,可以在保持几十年不败。

甚至能够横向发展,占领周边城池扩大家族势力范围,产生质的变化。

“这一株旱金莲,乃是上天赐予我刘家的机遇,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刘腾神色坚定,沉声说道。

“大哥放心,目前只有我们刘家发现了旱金莲的踪迹,并且早已封锁消息。周边势力,无任何人知晓,绝对万无一失!”

冬日里的围巾少女青春活力

站在其旁边的中年人,接过话肯定的说道。

此人乃是刘家老二刘天,家主的亲弟,一身修为,同样达到先天一窍的境界。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世上可没有不透风的墙……不过我已准备万之策,谁要是敢打这旱金莲的主意,就是找死!”

刘腾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让人不寒而栗。

说完,他目光落到刘云身上,冷声道:“可惜这混账东西,把我家族传承的寒云枪丢了!”

刘云唯唯诺诺,低着头不敢说话。

“大哥也别太担心,那小子走不了多远,等我们解决完旱金莲后再去收拾他。拿了寒云枪,可没那么容易逃走……”

轰!

刘家老二的话,还未说完,地面突然猛烈的颤动起来。

黑衣老者三人,脸色顿时大变,眼中都露出一丝期待。

来了……

哗!

方圆数千米,地面上的烈焰猛然一收,部聚集于一点。

万千火焰聚集,地面上像是凭空出现一轮昊日,光芒耀眼,璀璨夺目。

只不过一瞬,刺眼夺目的光芒便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是一株烈焰金莲,绽放着金灿灿的光芒,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中。

“旱金莲!”

刘腾眼神炙热,忍不住失声说道。

空气中浓郁的火属性灵气,让人口干舌燥。

地面没有火焰,可温度却变得更高,赤红一片,宛如岩浆。

“拉弓……”

蹭蹭蹭!

刘家近千名武者,同时挽弓,搭上一根根冰凉透骨的寒箭。

“放!”

刘腾中气十足,大喝一声。

嗖!

箭矢破空之声,同时响起,漫天箭雨,瞬间落下。

嗤嗤!

随着箭矢落地,一阵阵寒气弥漫而出,嘶嘶作响。每一根插在地面上的箭矢,都颤抖不已,彷如寒冰一般缓缓融化。

地面温度,顿时骤降。

“准备还真不少!”

远处山峰的林云,瞧得此幕,略显吃惊。

那些箭矢,应该都是由冷木打造而成,再于冰泉中侵泡,否则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如此阵仗,显示出刘家的准备充分。

一时间,让林云有些犹豫,该不该去冒险。

刘家的展露出来的实力,比青云宗整个宗门,都要强上不少。

宗族比之宗门,靠着血缘关系,凝聚力也是更甚一筹。

“再看看吧。”

林云目光微凝,还是不愿就此放弃,旱金莲对他诱惑确实蛮大的。

轰!

就在此时,感受到威胁的旱金莲,摇身一变,立刻就幻化成上古凶兽旱魃的模样。

焦红的地面,顿时一点点炸裂。

“想跑,可没这么容易!”

刘腾狞笑一声,与黑衣老者和刘天,腾空而起。

从三个角落将旱魃封死,而后以先天威压,不断逼近。

嗖嗖嗖!

刘家的武者,同时跟进,从不同的角度射出一根根致命的箭矢。

挽弓拉弦,一气呵成,训练有素,皆是箭道好手。

空气中,传来阵阵轰鸣。

在三名先天强者的压迫下,旱魃依旧凶悍无比,浑身烈焰燃烧,怒吼连连。

刘腾三人,脸色显得极为凝重,都有些吃力。

可终究是不到百年的旱金莲,抵不住三大先天强者的威压,被一点点的逼了回来。

一根根沾染毒血的箭矢,同时射在旱魃身上。

三人颇为聪明,不与这暴怒中的旱魃对拼,和它慢慢周旋。

静待毒液的生效,显得谨慎而小心。

“计划的太周翔了。”

林云摇了摇头轻声叹道。

刘家这帮人,对旱金莲的现世,提前做了大量详尽的调查。

各种情况,一一料到,应对起来,显得紧凑而从容。

如无意外,这头旱魃会被他们慢慢磨死,最终将烈焰金莲收入囊中。

“杀!”

半柱香后,暴怒的旱魃明显气势减弱不少。

刘腾狞笑一声,便当下杀了过去,黑衣老者与刘天同时跟上。

三人各式手段,对中毒的旱魃,展开疯狂攻击。

一时间,各种先天武技,层出不穷。

恐怖的声威,在空中激荡不休,看的人心惊肉跳。

若没有先天实力,贸然加入,当场就会被震伤。

刘家的武者,颇为聪明。

分为数个小队,每队十多人,不断变幻位置,以箭矢射击旱魃。

他们变幻的位置,颇有门道,显然平时多有演练。

在刘云的指挥下,充分将这群后天武者的战力,完美贡献出来。

场面上,并非是三大先天强者,力战旱魃。

而是整个宗族之力在压制这旱魃,局势牢牢掌握在刘家手中,怎么看旱魃都是困兽犹斗。

“机会不大了。”

林云估摸着烈焰金莲,衍化的旱魃,大约有先天三窍左右的实力。

按理来讲,碰到此种情况。

即便不敌,逃走应该轻松无比。

可在刘家整个宗族的完美配合下,始终无法突围,只能任由局势恶化。

最主要的还是开始的毒箭,将旱魃的战力,给死死的限制住了。

看了看手中的寒云枪,林云心道,若是对方此刻有这件中品玄器。

以冰对火的属性克性,估计现在就能拿下这旱金莲了。

就在林云觉得,风险太大,无法出手之时。

场间,异变突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