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现身的林云,让魔焰宗的两名弟子眼中闪过抹惊讶,不过看他只有玄武八重初期的修为。

眼中神色,立刻就嚣张了起来,冷哼道:“凌霄剑阁的人,也敢我们魔焰宗的事。”

“识趣点赶紧滚,否则打碎你的每一寸骨头,再以炎魔之火,灼烧你的每一片肌肤,让你尝尽我魔焰宗所有折磨人的手段。”

两人面露不屑,盯着林云,阴冷的笑道。

后方玄武九重修为的灰衣青年,眼中闪过不悦,淡淡的道:“一个凌霄剑阁的弟子,杀了就杀了,废话这么多做什么,直接动手。”

“很好,我也不喜欢废话。”

林云眼中神色锋芒肆意,半步先天剑意,在一瞬间骤然爆发。

地面上零散的落叶,无端端,腾空而起,犹如利刃,呼啸不停。在这剑意张扬,狂风乱舞之下,林云扬手一挥,拔剑出鞘。一道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剑光,与漫天落叶中,陡然绽放。

像是天上的明月坠落在林云身上,有好像他本来就一轮皓月,今朝尘尽,光照万里,万万里山河如画,画中有不散的豪情不灭的热血。

水月剑法,皓月之光!

在这媲美皓月之辉的剑芒下,魔焰宗两名弟子,当场吓得脸色惨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这在一剑皓月之光下,当场化为团血雾,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后方稍远的灰衣青年,眼中闪过一抹极度惊愕的神色,慌忙之中,连忙凝聚真元来抵挡这抹剑光。

雪天长发美女鼻尖泛红美丽动人图片

可这抹剑光呼啸而去,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浩荡之光,与月同辉。瞬间便将他震飞出去,凝聚出来的护体真元,被剑芒碾为粉末,嘴角溢出丝血渍。

“可恶……”

灰衣青年起身后,大怒不已,朝着林云快步冲杀了过来。

哗!

只是他才勉强走出三步,身体由内到外爆出七八道剑光,双目大睁,在鲜血飞溅中不甘的倒了下去。

同门的凌燕,能挡住他的皓月之光不死,不代表其他人也能做到。

何况,眼下的林云,早已非当日与凌燕作战的那个林云。实力精进,何止一倍有余。

收剑归鞘,藏在暗处封野,瞧得如此一幕,心中无比震撼。

这魔焰宗的三人,他也能杀,可向林云这般。扬手一剑,毫无留情的碾压掉,他自问没法做到。

一念之间,顿时绝了和林云的交手的打算,这个人还是不要惹的好。

如此想着,封野脸上堆起抹笑意,起身一跃落在林云身边,道:“小子,这女人你打算怎么办?”

林云回身看去,就见衣不遮体的柳月,正惊慌失措的看向自己。

眼中神色,有错愕有惊慌,还有一丝不敢置信。

呼!

在储物袋上,轻轻一拍,林云丢出一件大衣遮在其身上。

“走啦。”

回身将封野一拉,径直离去。

“小子,你拉我做什么,大爷还没看够呢……”

封野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在柳月身上打转,被林云拉走的他十分不满的吼道。

柳月起身抓着林云丢来的外套,神色复杂,半响才喊道:“林云!”

“何事?”

林云脚步微顿,没有转身。

“谢谢你。”

很简单的三个字,可对柳月来说,却无比复杂,甚至有些艰难才说出口。

“一剑之事,何足言谢。”

林云摆摆手,继续朝前走去。

这柳月与他虽说有些恩怨,可到底是个女人。遇到如此事,是个男人就该立刻站出来,不该有所犹豫才行。

男人行于世,坦荡二字,最重要。宵小之徒,杀了也就杀了。

身后柳月,闻听此言,脸色微怔,一剑之事。

或者,许多自己看来天大的羞辱和恩怨,在他看来也不过是一剑之事吧。

可怜自己,却纠缠不清,记恨难忘。

却没料到,最绝望无助之时,会是她怎么也想不到的出手相救。

又是几日光景过去,离那黑莲光柱的距离,越发接近。路上遇到的宗门弟子,数量渐渐多了起来,大伙相互警惕,都未有动手的打算。

显得十分谨慎,显然黑莲宝殿开启前,都不愿发生冲突,浪费精力。

若是宝殿开启,却拖着伤重之躯进去,无疑是极为愚蠢的。

靠近之后,才发现这黑色的光柱,笼罩在一片辽阔的寒湖上。湖面波澜不起,水波不惊,平静的有些吓人。

光芒笼罩下,只能看到一座宝殿的轮廓,看到任何细节。

蹭蹭蹭!

眼看着,再过两天就能接近这黑莲湖,一群人风尘仆仆的朝着林云和封野赶了过来。

靠近之后,才发现都不是百兽门的弟子,与封野一样,长相粗犷,生的魁梧壮硕。

封野咧嘴笑道:“我百兽门的弟子果然强悍,在这魔莲秘境中,居然一个都没死。”

魔莲秘境,超高死亡率,不知多少宗门子弟军覆没,死的一个都不剩。

百兽门,能够保持员完整,确实不简单。

“师兄,这小子是谁。”

百兽门几名弟子,兴奋的与封野打过招呼,目光疑惑的落在林云身上。

封野眼中闪过抹光芒,笑道:“这是师兄,新收的小弟。”

“啧啧,师兄,你这眼光不行啊,收的小弟实力好像不怎么样?”

“确实不咋地,才玄武八重初期的修为,小子叫什么名字,给我们说一下吧。”

几人大大咧咧,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林云。

封野瞧见林云脸上,似笑非笑的脸色,连忙出言制止,看向林云道:“你小子也赶紧走吧,黑莲宝殿,最好别在遇上我。”

他被林云洗劫了一遍,心中终究有些不爽。

眼下同门聚集,可想到林云一剑斩杀三名魔焰宗弟子的画面,心里还是有些打鼓,不敢贸然动手。

林云颇有深意的看了眼封野,淡然一笑,转身离去。

这封野还算识趣,没对他出手,否则他也只能大开杀戒了。

眼下,黑莲宝殿四方,翘楚云集。凌霄剑阁的师兄弟,只怕也在这附近,刚好趁此机会与他们汇合。

辽阔的黑莲湖边,各大宗门的弟子,都在养精蓄锐,等待着黑光消散,宝殿现世。

彼此间,即便有过恩怨,也都暂时忍耐没有出手。

可岸边,却仍有一场打斗,正在激烈的发生,引得各方瞩目,都饶有兴趣的看着。

三名身穿混元门服饰的弟子,围攻一人,拳芒激荡中,剑影纵横。

那被围之人,剑法极为了得,一身剑势,凌厉无匹。一手灼阳剑法,声威惊人,浑身上下绽放的剑光,犹如灼热的骄阳,剑光凝聚,璀璨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