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两人到达山下。

此时,方圆一公里已经被封锁,所有人都进不去,而在封锁线外,围了一圈人,大家都是盯着远处的山头看过去。

杨波拿出望远镜,墓道在山里,外部并没有施工的痕迹,所以他也没有能够看出什么来。

岳瑶有些好奇看过去,“这里怎么了?”

“这里是洪秀遗留的太平天国宝藏,正在挖掘。”杨波解释了一句。

岳瑶似乎是没有什么兴趣,问了一句,就没有再问。

杨波让她在车子里面等一会儿,自己则是跑出到人群中。

“哎,阿姨,这里面怎么样了啊?”

“不知道呢?听说里面很惨的呢,有很多陪葬的身体,甚至还有皇宫,有江河湖海,弄得和秦始皇陵一样的!”

“不是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里面岂不是有很多珍宝?”杨波问道。

“哎呀,小伙子,有再多,咱们都只能看一看,难道还能过去带走一件不成?”

“我可听说了,整座山都被掏空了,太平天国后期,为什么会堕落,因为洪秀把钱去不投入他的坟墓里去了,黄金白银,珍宝玉石,他把整个金陵都搬空了,要不然湘军攻陷天京的时候,怎么就没有现财宝呢?”

夏天小罗的悠悠时光

“洪秀是作死,当年人家叫长毛军,就是因为他们乱杀人,里面人死得那叫惨啊,你们是不知道,有种刑罚叫做点天灯,就是把人脱光了,用布裹起来,然后蘸了灯油,从脚烧上去……”

“真是惨啊!”

……

杨波听了一会儿,并没有太多的消息,他转身就回去了。

岳瑶一直坐在杨波的店里,直到晚上,桂荣九也没有过来接人,这让杨波有些犯愁。

他试探着问道“你是怎么过来的?”

“坐飞机过来的。”岳瑶回道。

“没人陪你吗?”

“没有啊,我下了飞机直接打车到了这里。”岳瑶理所当然道。

杨波面上有些黑,顿时明白过来,对方肯定没有订酒店。

杨波给桂荣九打了电话,说了此事。

桂荣九有些理所当然道“先住你那里吧,我今天真是忙不过来,等明天或者后天,她爷爷会过去接她的,你就放心好了。”

“住我那里?”杨波诧异问道。

“难道不行吗?”桂荣九问道,“你该不会有什么坏心思吧?”

“没,没有,只是觉得不方便罢了。”杨波道。

带着岳瑶吃了晚饭,杨波方才是回到家中,他一直在想岳瑶爷爷到这里的目的所在,按照桂荣九的说法,肯定是和宝剑有关系的。

杨波前两天就已经把宝剑带了回来,所以岳瑶一落座,他就抱着宝剑走了过来,朝着岳瑶道“来,帮我看样东西。”

岳瑶看了一眼宝剑,一下子又是把短剑掏了出来,“你是打不过我的,千万不要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杨波哭笑不得,朝着对方看了一眼,“我对你没有任何想法,只是让你看剑!”

岳瑶拿着剑,直到杨波放下剑,这才是放松下来,

抽出宝剑,只是一眼,岳瑶就是惊道“你是小偷吗?你怎么偷了我爷爷的宝剑!”

杨波大惊,“你再仔细看一看,这柄剑是不是和你爷爷的宝剑完相同?”

岳瑶拿着宝剑细细看了起来,一边嘀咕着,“剑身的纹饰是一样的,这个繁体字是一样的,剑柄也一样!”

说罢,岳瑶一下子就是把剑递了过来,剑尖直直地对准杨波的脖子,“你是小偷!”

杨波吓了一跳,“我不是小偷,这两柄剑是完一样的,你先把剑放下!”

岳瑶盯着杨波,没有放手,她持剑的姿势很稳,这么一会儿工夫,剑身竟是完没有任何颤动,杨波这才是明白过来,对方真是一名剑术高手!

“放下!不要乱开玩笑!”杨波厉声呵斥道。

岳瑶被杨波呵斥,顿时就是愣住了,杨波朝后一退,脱离了危险,他朝着对方瞪眼道“先给你爷爷打了电话,再来和我说这柄剑的问题!”

说罢,杨波坐在了客厅沙上。

岳瑶有些委屈,却也乖巧地拿起手机打了电话,很快确认了这个消息,杨波接下宝剑,没有再多说,把客房的位置指给对方,就回了房间。

岳瑶告诉他的消息,很是让他惊讶,岳家竟然还有一柄一模一样的宝剑!

杨波知道,眼前这柄宝剑,大概铸造于明朝初期,那时候宋朝已经灭亡数百年,只是宝剑和岳家到底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岳家所铸造?

而这柄宝剑是从岳珉后人手中买到的,岳珉也是姓岳,难道是和岳家有什么关系,只是岳珉的儿子为什么不知道珍藏这柄宝剑?

种种疑问,让杨波有些难以入眠。

不过,想到下午过去探查的情况,杨波还是给元叶紫打了电话,她是市局,应该至少能够有所耳闻。

元叶紫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很高兴地向杨波问好。

杨波寒暄了两句,直接问了太平天国宝藏的事情。

元叶紫哀叹一声,忍不住抱怨道“你已经是今天第五个打我电话打探消息的了!”

杨波舒了一口气,他还害怕没人打探,他会显得太过显眼,听到这个消息,不得不高兴起来。

“我没有进去,但也听说了些,里面很大,但是陵寝还没有建造好,的确是有陪葬,而且修筑陵寝的民工都已经死了,这也是陵寝一直都没有暴露出来的原因。”

“里面像是宫殿一样,建有吏户礼兵刑工六部,还有太和殿、储秀宫等几个宫殿,但并不大,一个坏消息就是,里面的宝藏没有了,现象勘察,能够现里面存着被搬运的痕迹,很有可能就在近期被盗墓!”

“啊?被盗了?”杨波惊诧道。

“对,被盗墓了,迟了一步,按照现场的勘察来看,应该就在前段时间,只是现场线索太少,盗墓贼太过小心谨慎了。”元叶紫道。

“这些盗墓贼真是可恶!”杨波骂道,心里却是有些忐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