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落下来的那一颗颗巨大的火球不断地被黄昊释放出来的水幕阻挡。!

   水火不相容,黄昊的彻骨寒泉乃是封魔世界的本源水属性力量,而且是威力靠前的一种。而那些火球,并非是太阳的本体,威力虽然依旧强大,但是起那彻骨寒泉之力却还是大有不如。此刻两相碰撞之下,火球被不断地扑灭。

   面对这样的场景,先前那些想要落井下石的太阳们一个个都是出了更加浓郁的轰鸣之声,分离出几倍于先前的火球,如同是雨点一般地朝着黄昊所在的位置砸落了下来。

   一下子释放出这么多的火球,那一些太阳显然也是有着不小的消耗,身爆裂的火焰也是变得暗淡了许多。

   而下面的黄昊,望着那数倍于先前的火球砸落下来,心顿时一紧。此刻面对这么多的火球,算是黄昊拥有彻骨寒泉也是有些忌惮。他也把不准,自己用彻骨寒泉凝聚出来的水幕能否还抵挡住如此之多的火球的冲击。

   不过,此刻的黄昊根本没有任何的退路,他的身后,乃是一群土著凡人,他们或许拥有一点力量,但是在这样的火球之下,根本和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黄昊一旦退了,等待这些人的只有死亡。

   厉喝一声,黄昊的双手悍然一托,双手手心之,更多的彻骨寒泉喷出来,让那水幕变得更加凝实。

   与此同时,天空之数量堪称恐怖的火球纷纷砸落在水幕之,巨大的力量,让水幕如同是一个灌了水的气球一般不断摇曳震荡。而在震荡摇曳之,水火相触而形成的水蒸气如同是一张巨大的幕布,将黄昊的所在的位置瞬间遮盖。

   “黄神仙,你一定会赢的!”

   这一刻,土著们纷纷加快磕头,满是虔诚的脸露出一股期待与担忧。

   “哼!这样密集而繁多的火球,恐怕纵然是大乘期大圆满的强者,也是根本抵挡不住。这个黄昊实力虽然强大,但是绝对还没有达到大乘大圆满的实力,算能够勉强支撑,也最终会被这么多的火球榨干力量,饮恨当场!“

   天空之,一道道的嗤笑之声响起,却是那几个传承指引者轻蔑地讨论起来。在他们的心,黄昊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状态,相信等到笼罩着他的水汽被蒸腾干净,他一定已经成为一具焦尸。

   手捧蛋糕蕾丝裙妹子温馨室内写真

   不,不对,在如此暴裂的火焰下,成为焦尸也是一种奢望,那恐怖的火焰一定会将黄昊的肉身、元婴乃至精神统统烧成灰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铺天盖地的火焰尽数落进了如浓雾一般的水汽之。

   现场一阵安静,天地之间也似乎回归了一开始的寂静,只剩下天空之的太阳身是不是出火焰爆炸而产生的巨响。

   地面之,所有的土著都是直勾勾地望着那白雾弥漫之处,一言不。

   以他们对于黄昊的信仰,他们绝对认为黄昊会没事的。可是,若是黄昊没有事情,那么那白雾之为何会变得如此安静?

   这一次,不论是那一方的人,都是在静静地等待着,等待这白雾散去,等待着看到黄昊的安危。

   然而这些等待之人的心思,却是各不相同,尤其是天空之的四个传承指引者,一个个脸都是露出了一股浓郁的笑容。

   “黄昊完蛋了!”他们的心,无开心的想到,在那样的流星火雨之下,黄昊算是大乘期大圆满,也会有陨落的危险。

   或许是因为先前释放火球,消耗了太多的火焰之力,让此刻的几个太阳变得没有以前那么灼热,造成了一些温差,导致了一股不弱的风吹了过来。

   这一阵风,正好吹拂在那一片浓郁地看不透的白雾之,将浓郁的白雾缓缓地推动、带走。

   终于,原本被白雾笼罩的场景缓缓地浮现了出来,隐约之间,众人可以看到一道有些狼狈的身影。

   这一道身影狼狈无,身的衣衫早已经被烧光了,身的皮肉之,也是布满了漆黑的如同是焦炭一般的物质,他站在那里,好似是一根腐朽的木桩,立在那里,毫无生气。

   “哈哈哈,黄昊啊黄昊,你不是很厉害么,现在还不是被活活烧死了?”一阵癫狂的笑声在天空之响起,却是那一个女人满脸痛快地大叫起来:“我的小白,妈妈为你报仇了!”

   “死……死了么……”相起天空之的癫狂,地面之,那一群土著们却是一个个脸色悲凉,好似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般,一个个软到在地,泪流满面。

   不仅仅是他们,这一方世界之,但凡是天空之出现了黄昊抵挡火球的画面的地域,无数的土著人族都是开始痛哭起来。

   生活在这个世界之的人们,盼望了多少年,终于盼来了一位能够无私护持他们的神明。但是,天似乎很喜欢开玩笑,这样的一位神明,刚刚出现,便是陨落了。

   “呜呜呜——”

   一阵狂风从不知名的地方席卷过来,卷起了漫天的沙尘,出了一声声“呜呼”之声,仿佛是这一片天地都在为黄昊的陨落而痛哭。

   “可惜了……”人群之,那一个部落法师垂着脑袋,有些落寞地喃呢说道:“不知道还要多少年,才能够出现一个这样的人啊,可惜,可惜,可惜……”

   一脸三声可惜,这个部落法师的脸那干枯的肌肉却是突然一抽,随后满是不可思议地揉了揉眼睛,瞪着黄昊那焦黑的身体,眼露出一股狂喜之色:“娃哈哈,这个小子竟然没死!”

   他的声音,在此刻的环境之终于显得无突兀,这一刻,无数道目光落在了黄昊那焦黑的身体之,带着疑惑,带着惊喜。

   “咔嚓——”

   一道清脆无的声音响起,如同是小鸡终于碎壳而出一般,清脆而充满了生命力。

   “咔嚓——”

   “咔嚓——”

   “咔嚓——”

   ……

   只听“咔嚓”之声不绝于耳,每一下,都是勾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

   “哗啦啦——”

   终于,在一阵如同积木倒塌一般的声音声音过后,黄昊身那许多的黑色焦炭层层地剥裂、坠落,一具雄壮的身体悍然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

   只见这是一个面目俊逸的男人,身材修长而健硕,五官棱角分明,身简单地套着一套金色软甲。

   “黄神仙没死,没死啊!”

   “万岁,万岁!”

   ……

   一阵阵的欢呼之声如同是山崩海啸一般涌了过来,响彻天穹。这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为黄昊而欢呼雀跃。

   “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会没有死去!”

   “是啊,那么恐怖的火焰之下,算是百炼精钢也该化为铁水了,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仅仅凭借血肉之躯抵挡住?”

   “难不成是他身的那一件金色软甲?不可能,那金色软甲明明品级不高,相是被他用来遮羞的,根本不可能替他挡住那火焰的侵蚀。”

   “那是为什么,那是为什么……”

   这一次,天空之的四个传承指引者都是有些凌乱了起来,他们想不通,黄昊为什么会不死!

   “呵呵,你们的金乌之火虽然厉害,不过对于我来说,却还是有些怕不够看啊。”黄昊拍了拍身体,将身残留地黑色焦炭掸落,而后一脸嘲弄地望着天空之的那一颗颗太阳。

   “轰隆隆——”

   那些太阳听到黄昊的话,如同是收到了巨大的挑衅和污辱一般,一下子变得狂暴了起来。

   下一刻,一阵阵的鸟鸣之声突然从太阳的内部响起,隐约可见太阳之,有着一道金色的鸟兽轮廓浮现。

   “神明小心,太阳之栖息的金乌苏醒了!”这一刻,土著之传来不少的提醒之声。

   黄昊点了点头,目光之浮现起了一股癫狂之色。

   来到这里,黄昊已经明白这里的太阳并非和地球之一般,乃是极其遥远之处的一颗恒星。这里的太阳,实际是金乌的老巢罢了,那些强大的金乌利用火焰力量铸造出一个个巨大的火球,悬挂在天空之,成为了世人眼的太阳。这些认为开辟出来的世界之,大抵都是如此。

   “鸣——”

   一阵阵的鸟鸣之声陡然变得尖锐起来,很显然,太阳之的金乌们变得暴怒起来,下一刻,只见这些太阳竟然猛然移动了起来,这一次,他们不再分离出火球,而是将太阳本体作为火球,狠狠地朝着黄昊的方向轰击了过去。

   “呼呼呼——”

   剩余的八颗太阳,从天猛然降落,一瞬之间便是朝着黄昊的身体冲落,所过之处,空间都似乎要为之崩塌。

   地面之,无数人都是勃然色变。

   世界末日,若是任由这八颗太阳这般冲击在地面之,不单单是太阳本身会崩裂,这一片土地或许也会直接被损毁了,纵然世界不会崩溃,但是这个世界之的生灵却是绝对会四大半。

   眼下,也只能看黄昊这一位神明了。

   黄昊抬着脑袋,眼看着那八颗火球在眼不断放大,一股灼热猛然在他的眼浮现:“这是要拼命了么?也好,此刻我虽然没有了射日神弓,但是谁说一定要射日神弓才能够射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