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卿关心道:“顺利就好,方便的话,找个时间带妈妈到你们工作的地方去看看?”

“好。”

三人边吃边聊,气氛愉快。

酒店距离邱家挺远,云卿也有个客户要联系,董眠和邱彦森就先走了,上车时,一辆刚从马路驶进来的黑色轿车,停在了邱彦森车子的侧边不远的地方。

董眠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正要上车,目光就撞上那边正从车上下来的人,对方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她,两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董眠咬唇,快的上了车。

“你给我站住!”

车子隔音效果很好,董眠当没听到,“彦森,开车吧。”

邱彦森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打着方向盘,车子转了个弯,行驶出去,透过观后镜,他看到了一名中年贵妇脸色阴沉的追过来。

邱彦森并不认识倪舒,问董眠:“那是谁?”

“……越铠的母亲。”

七年来,倪舒变化不大,董眠一眼就认出来了。

邱彦森明白了,踩下油门,车子有如离弓之箭,蹿进公路,消失在重重车流里。

打电话的粉嫩樱桃女孩闺房写真

倪舒追不上不由得火冒三丈,脸色阴沉的进去了酒店,没多久就从酒店出来,回了黎家。

黎老爷子在客厅看着晚间新闻,看她拖着行李箱回来,多看了一眼,“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让越铠去接机?”

倪舒叫人把她的行李送上她的房间,在沙坐下,“他的电话打不通,他是去出任务了?”

“没有,他这个月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休假,一直在研究所里。”注意到她阴沉的脸色,笑道:“他又气到你了?”

“没有。”

董眠的事倪舒不敢跟黎老爷子透露太多,转移了话题,“小铠现在和一玥还顺利吗?过几天越铠就28了,婚事不宜再拖了。”

“前一段时间聊过了,说缓一缓,不急。”

“他当然不急了,唐家那边估计急得不行了。”她抿了一口水,风风火火道:“爸,你打个电话叫他带一玥回家来吃顿饭,我有话想问问他。”

“他们也不小了,做事会有自己的分寸,结婚的事,他们自己心里想清楚就行了。”

倪舒抿着唇,正色道:“儿子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我了解,这事可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

***

周六,按道理来说大家都有空,可黎越铠不知怎么的进去了国防部,难得有长假。

林晚和程颍东和董眠七年不见了,他们也没见过她现在的男朋友,也挺好奇,打算在这个见一见。

程颍东联系黎越铠,问他意见。

黎越铠把玩着刀叉,淡淡道:“好啊。”

“那就这么决定了,”顿了下,又说:“对了,你可以带上唐大美人,我也会叫小眠带上她现在的男朋友,你那边……没问题吧?”

黎越铠笑,“没问题啊。”

“好,等小晚联系好了小眠,我再通知你。”

“……嗯。”

黎越铠把事情跟唐一玥说了下,唐一玥皱眉:“明天下午我要出差,去一趟美国。”

“美国?去多久?”

“四五天。”

“他们主要的目的是看董眠,你去不去,其实无所谓,所以时间估计是不可能会改的了,你不用觉得过意不去。”

“我没有觉得过意不去。”

唐一玥目光如炬,她觉得她不去,黎越铠是高兴的。

但他高兴什么?邱彦森不也会——

没由来的,她呼吸一窒,美目圆瞪的看着他,黎越铠皱眉,“你怎么了?”

“……没事。”

他那两个朋友都是讲道理,明事理的人,应该不会出事的吧?

但她依旧不放心,“不能改到上午吗?”

“我问问。”

“好。”

那边很快给了黎越铠回复,说他们四个人随时都有时间,会配合好他们,唐一玥才松了一口气。

餐后,黎越铠接到了黎老爷子的电话,叫他明天中午带唐一玥回唐家,黎越铠拧起眉峰,“明天中午我们约了朋友一块聚餐,要不我们现在过去?”

“朋友聚餐什么时候不行?明天我们商议的是你们的婚事,现在都几点了?你妈又刚回国,你就不能让她先好好休息休息?”

“可聚餐的时间我们已经定了。”

“既然这样,你自己说服你妈。”

挂了电话,黎越铠把手机扔在桌面上,“刚才我爷爷来电话,说我妈回来了,风风火火的急着中午要我带你回家商量婚事。”

唐一玥眼眸一闪,“那你的意思呢?”

“你选。”

“你的意思呢?”唐一玥再问,紧盯着他。

黎越铠笑看着她,目光幽深却澄明,“我无所谓啊。”

唐一玥没回答黎越铠,而是给倪舒打了个电话,“问她是不是一定要这么急的回家商量婚事。”

“我们家越铠不靠谱,他虽然才28,他可能还能缓两三年在结婚,但一玥,你26,快27了,两三年后也就三十了,可不能由越铠那样耗着,万一耗着耗着出了差错怎么办?”

最后一句直掐唐一玥的死穴。

等不是最怕的,女人最怕的是等着等着,出了差错,蹉跎了人生最美好的岁月。

况且黎父黎母一年到头总是世界各地到处飞,黎越铠在国防部有时候也一两个月都没假期,几个一两个月累积下来,一年就这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剩下的两年三年眨眼间也就过了。

女人最宝贵的是青春,她没有多少个两三年可以等的了。

更何况现在董眠又回来了,最保险的办法是她和黎越铠先稳下来,真正的订婚,断绝了黎越铠的心思她害怕什么?

翌日早上,黎越铠就到唐家去接唐一玥去黎家。

刚到家,黎越铠就上楼去了,倪舒拉着唐一玥说悄悄话,“越铠最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

唐一玥一惊,“阿姨,您指的是什么?”

难道是黎越铠真做了什么他不该做的事?

“阿姨就问问,越铠从小就混,外面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都有,阿姨知道你工作已经够辛苦了,但对于未来丈夫的事也不能马虎,还是得多看着他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