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

听见此言,二皇子脸上一怔:“王都之内,怎么会有妖……”

“不是王都的妖,是外面来的妖,追踪着灵脉气息而来。”

梦仙儿淡淡地说着,一边观察着地上这些尸体,每具尸体上面,都残留了一丝淡淡的妖气。

司徒闻卿双眉深锁,说道:“帝王陵的禁制没有被打开,他们没能去到下面取走灵脉之眼,无法直接取走灵脉之眼,那么就应该是将灵脉之眼引往了别处……”

他话到此处,转过头看着地上的千夜,轻叹了一声气:“千夜到死,也没有将解开禁制的咒诀告诉他们。”

“可是,皇妹若是知晓千夜……”

二皇子脸现苦涩,妹妹就只有千夜一个朋友,她的病是治好了,可她如何接受得了千夜离世这件事情,太过突然了,只怕她……

“阿夜……”

就在这时,一个怔怔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这一刻,仿佛连风也停止了,附近变得异常的宁静。

“阿夜……阿夜!”

云衣公主跑了过来,两只眼睛,被风吹红,二皇子急忙上前将她抱住:“衣衣,别过去,别看……”

水灵大眼睛女还甜美私房照

“不……不,阿夜,阿夜!哥哥……你放开我,我要看看阿夜,你放开我啊,阿夜,阿夜,你醒醒啊……阿夜……”

云衣公主脸上已是泪如雨下,哭声悲恸,二皇子将她紧紧抱着,不让她过去,声音也已有些哽咽:“衣衣,听话好吗?听哥哥的话好吗……”

“不,不……”

云衣公主不断地挣扎,眼泪似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滑落:“阿夜,你起来看看我啊……我是衣儿……我的病治好了,我可以活下去了,阿夜……你醒醒啊,阿夜……”

司徒闻卿深吸了一口气,不忍再去看,闭上眼道:“殿下将公主送回去吧……”

“恩……”

二皇子含泪点了点头,便将云衣公主抱着往外而去,云衣公主在他双手中不断挣扎:“不……哥哥,你放开我……我只看一眼,就让我看看阿夜好吗……我只看一眼,我不哭,衣衣不哭……哥哥你让我去好吗……阿夜,你醒醒啊,我可以去外面了,你不是说过,等有一天衣衣的病治好了,就带衣衣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吗……阿夜……”

声音渐渐远去,最终消失不见,司徒闻卿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睁开眼来,两只眼睛,不知不觉也有些红了。

“司徒大人,早就算到了对吗。”就在这时,萧尘忽然开口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什么?”

司徒闻卿略显诧异地看着他,萧尘向地上千夜的尸体看了一眼,淡淡道:“我说,这个侍卫的死,司徒大人早就算到了是吗。”

“你……”听他如此一说,司徒闻卿整个人不由得一颤,脸色也变得有些微微苍白了。

萧尘往前走了两步,看着地上的尸体道:“我在替公主‘治病’的时候,发现她的命局十分异常,司徒大人不要告诉我,一点也不知情……”话到最后,抬起头来,两道目光,像是能够洞穿这世间一切一样,一动不动看着面前这个合和期的高人。

“唉……”

司徒闻卿终于还是长长叹了声气,缓缓说道:“不错,一切皆瞒不过小友,想必小友也发现了,公主与千夜,乃是从古至今极为罕见的‘相生相克命局’,正是因此,千夜才不会受公主的影响,即使靠近她,也不会折损寿元,这是‘相生’,可是两者,最终必然只能活一人,这是‘相克’……”

他说到此处,又叹了声气,继续道:“我曾经尝试过许多次,去打破这种奇异的命局,可是人力如何胜天,后来我也曾抱着希望,也许两人都能够好好活着,但是……但是最终,结果依然如此,原来二者还是只能活一个,人力再强也有穷尽之时,而天意,终究难违,命可改,命局却已定,原来终是难以更改……”

他说到最后,慢慢低下头去,只是不住的叹气,而看着已经死去的千夜,目光里,多多少少带着一丝愧疚之意。

“那么现在司徒大人终于不必担心了,公主可以好好活下去了……梦仙子,我们走。”萧尘淡淡说着,说完便转身往秘境外面去了。

司徒闻卿眉心深锁,看着二人渐渐消失的背影,依然站在原地不曾动过。

……

出了城,望着那后面越来越远的王都,梦仙儿忽然心生感慨:“也对,一个侍卫的命,在他们眼里,怎会及一个公主的命。”

“凡有形之物,终有一日俱归尘土,何来贵贱之分。”萧尘淡淡说道。

“萧公子……”

对于他突然道出这样一句话来,梦仙儿略感诧异,但随即便释然了,又道:“只是让两个相爱的人,却只能活一个,这天道……还真是无情。”话到最后,望着天上摇头一笑。

萧尘凝神不语,过了一会儿才道:“你之前说,引走灵脉之眼的,是一个道行极高的妖,我现在暂时感应不到灵脉之眼的气息,你能感受到残留的妖气吗?”

“恩,等等,我试试……”

梦仙儿停了下来,慢慢闭上双眼去感应,似乎对于妖气的感应,她比寻常人更要敏锐许多。

过了一会儿,才见她睁开眼睛,望着东南方向:“往东南方向去了。”

“走。”

两人毫不犹豫,立刻往东南方向追了去,就这样追踪了一天一夜,仍不见任何踪影,也感受不到一丝灵脉之眼的气息,萧尘道:“对于无妄海,你比我熟悉,以你之见,对方是什么来历?”

梦仙儿想了想,说道:“妖界已在上古神魔一战中覆灭,那么排除妖族,我猜应是无厌沧溟的人……能够悄无声息入皇城,杀人,引走灵脉之眼……应该是沈沧溟手下两个高手,青婵和暝瞳,这个青婵,是妖,姑且看来,至少修炼了千年以上。”

“沈沧溟……”

萧尘眼神里,忽然闪过一丝寒意,梦仙儿看着他道:“之前在销魂宫,可能洛瑶儿……”

她说到此处,眼中闪过一丝难言之色,沉默片刻,终是将后面的话说了出来:“可能洛瑶儿,已经将我们的行踪告诉给沈沧溟了。”

“那又如何……”

不料萧尘听后,脸上显得异常的平静,梦仙儿知道他与这个人的恩恩怨怨,说不清,道不明,不再多言,认真去感应那一丝残留的妖气,片刻后道:“又往北边去了。”

两人继续往北追踪,两天之后,已经离开了雷夏国的地界,那前面是很大一片无主之地,越往前,越是能够感受到一股来自地底的炽热。

“前面是‘炎海’,听说最近,无妄海有不少修者都去了那里……”

面对不断来袭的炽热感,梦仙儿脸上神色,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而此时她也能够感应到,那股淡淡的妖气,已经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