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园中,眼前这中年儒生不是别人。

正是当日玄武殿中,给他霸剑功法玉牌的那名执事,林云见过!

若真是玄武殿执事,地位不可能如此之高,连洛锋都恭敬如此。

“小友,看来还记得在下。”

中年人深邃的眼眸中,浮现出一缕笑意。

“又没过多久,怎会忘记。”

林云淡淡的回应道,某些事也说得通了。

当日那守阁长老,见他之后,第一句就是霸剑是谁给他的。

那时还没在意,现在想想,这霸剑显然放置在三层中,相当隐秘的地方。

所以守阁长老,才有此一问。

林云谨慎的问道:“敢问前辈,怎么称呼?”

“名字倒是很久没用了,我现在单名一个梅字,你称呼我为梅先生便好。”

骑机车的卡通T恤少女萌萌哒

儒生顿了顿,笑道:“你也许听说过我……”

梅!

林云思绪如电,凌霄剑阁阁主之下,有四大护法,梅兰竹菊。

四位护法,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乃是凌霄剑阁真正的高层。实力强悍,权势滔天,仅次于阁主本人。

阁主常年闭关,甚少露面。

准确点说,梅兰竹君这四位护法,才是剑阁实际的管理者。

看洛锋长老恭敬的态度,眼前之人,十之八九就是梅护法了。

有趣……

自己与这梅护法,地位之悬殊,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不知道对方怎么的对他有兴趣了。

“你应该很好奇,我为何会给你霸剑吧?”

不等林云回答,梅护法沉吟道:“因为我知道,你的剑意既然是在葬剑林掌握的,就一定会修炼成霸剑。”

“宗门不缺天才翘楚,为何少有人练成霸剑?原因很简单,没有在真正的生死间掌握剑意,不懂剑者锋芒,怎么能驾驭的了那股霸气!”

他悄然转身,看向林云笑道:“我没有骗你吧,是一剑不是一招。“

林云点头:“前辈所言不虚,是一剑不是一招。”

梅护法颇为满意,轻声道:“回去吧。”

林云微微一愣,不解其意。

搞什么,这梅护法见他一面,聊了两句就要打发他了。梅护法淡淡的道:“我见你,只是一种态度。并非真的有事要找你,其中深意,你可以自己揣摩。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宗门是公平的,王琰能在九星争霸中对你出手,能在宗门将你逼入绝境,能在生死战中

贸然插手。”

“可你也能斩杀王宁,也能在生死台杀死同门,也能让王琰三刀六洞,四肢尽断。人人心中都有不平之气,可多少人,能够真正将之转化为动力?”

“宗门不喜王琰,可更不喜弱者,凌霄剑阁不会怜悯弱者。”

林云若有所思,半响后道:“明白。”

不管梅护法说了什么,只要梅护法真的见了他,传递出去的态度就是凌霄剑阁很重视林云!

外人,若是再想不守规矩对他出手,就得好好掂量掂量。

“我很喜欢强者,可更喜欢情义之人,我个人很欣赏你,若是能将霸剑修炼到大成,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梅护法沉吟道:“至于现在,我没法给你太多,就算给你灵级功法,你这修为也无法催动。好好修炼吧,武道一途,所欲,所求,终归还是得靠自己争取。”

“多谢前辈教导。”

林云心中感激,对方身位剑阁四大护法之首,能给他说如此多话,已经没啥好奢求的。

玄武殿中,能给他霸剑,更是帮了他大忙。

“下去吧。”

“晚辈告退。”

梅园中,林云转身离去,清秀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从今天开始,他在凌霄剑阁,在大秦帝国才算是真正站稳了脚步。

等林云离去之后,梅园中悄然现身三人,两男一女,踏花而至。

“梅大哥,这少年和你当初可真像。”女子凝视着林云远去的方向,轻声叹道。

“年少轻狂,却又重情重义……不过似乎,少了点沉稳。”

“大哥如此看重他,是想让他完成,大哥没有做到的事吗?这有点太遥远了吧……”

梅护法悠悠叹道:“的确遥远,不过希望还是得有的,不管如何,这少年都是值得剑阁好好培养的。”

离开梅园,林云没有回珞珈山,径直朝玄武殿走了过去。

上次去的匆忙,只有一月时间,也就只选了本剑法。

如今,叶流云已死,他自然得好好琢磨自己的修炼之路了。

剑法有了,拳法有了,他还缺一门身法,和一门修炼肉身的功法。

肉身功法估计不太好找,也不能将就,倒是身法的短板已经十分迫切了。

“林云!”

才刚刚进入大殿,顷刻间,林云就被许多人认了出来。

“才三天时间,他的伤势竟然恢复了,王琰可就惨了,据说三刀六洞,四肢尽断,得躺上好几个月才行。”

“剑阁高层还真是看中他啊,无法无天的王琰,碰到他都吃了如此大亏。”

“这就是妖孽!”

“只要你天赋实力,高人一等,自然会的宗门重视。王琰又怎样,照样的吃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