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所有人都出门去找战明珠,但,人却是战司衍找回来的。

回来之后,战明珠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很长一段时间,只愿意见战司衍一个人。

再后来,慢慢的,她才愿意出门,和大家见面。

高家那边后来生意上出了点问题,竟然破产了,所以和高家少爷的订婚,老爷子也就取消了。也

因为战明珠曾经离家出走的事,老爷子其实心里也有那么一点不安,大概是这个原因,所以明珠直到现在,还没有婚配的对象。

可是,当初她凭什么可以瞒过六叔?如

果她真的是假的,为什么后来愿意出来和大家见面的时候,却又活得和真正的战家孙小姐一模一样?

是谁告诉她战家所有的事情,包括家里这些琐事小事,需要注意的事?还

有,这张脸,为什么和战明珠真的一模一样?

难道,真的为了假冒战明珠,早早就已经设计好这一切,连脸都提前先做好?

可是,她怎么知道战明珠会有离家出走的时候?除非为仆先知。

总觉得,这一切,单凭她一个女孩子,根本是做不到的!“

花店偶遇清纯文艺小美女图片

六爷也是被我骗的,总之,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你们要追究,就追究我!”

“她一个女孩子,能做什么事?”忽然,战司衍站了起来,将战明珠拉到自己身后。

“六爷……”战明珠一慌,立即想要出来说话,却被战司衍再一次拉到身后。

战司衍看着老爷子,不过是看了一眼,便迎上战九枭的目光。“

阿九,你比我想象的厉害,这么说,你也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在背后指使?”“

你是说斯米兰岛上你在监控上做手脚的事情,还是说,最近这两年四海集团遭受到的不明打击?”

战九枭的话没说完,老爷子就先飙了!“什么意思?老六,这两年集团项目频频出事,是你做的?”“

是又怎么样?”战司衍淡淡一笑,一点都不慌张。“

你……”“

我只恨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将你整个四海集团弄垮。”他笑,笑意里有那么一丝丝的落寞,但,更多的是轻松。

事情终于被捅出来了,没有紧张,没有惊慌,相反的,觉得轻松了不少。

所有压在心头的巨石,在说出来那一刻,彻底消失了。“

前年投标的四个项目,都是我泄露出去的消息,去年,燕河两个大项目失利,集团损失了将近六十亿,是因为我将其中两种材料故意互换。”“

至于今年,新的一年了,原本是打算让你两个最重视的儿子斗起来,但似乎,我还不到这个水平。”“

六爷,你是最厉害的!”战明珠揪紧他的衣角,他说什么都可以,但,绝对不能轻视自己!在

战明珠的心里,六爷永远都是天底下最厉害的那个!他做任何事情,都是最好的!就

算一时不成功,那也不过是他运气不够到,和他的实力无关!战

司衍回头看了她一眼,心情复杂:“你走吧,你做的一切,都是我指使的,和你无关。”他

看着战九枭,这件事情,原本最应该找的人是老爷子,毕竟,他做的任何一件事,针对的都是老爷子。可

是,他现在要求的人,是战九枭:“她只是个普通女孩,只是一不下心被我碰到,被我带回来,也是被我利用……”“

我不是,我没有被你利用,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战

明珠咬紧下唇,眼睛通红,却一滴眼泪都没有落下:“太子爷,都是我的错,和六爷没有任何关系。”不

远处的顾月娥顿时心酸了起来,这个不是司衍真正的侄女,那么他们现在这样的对话和举动,实在是太暧昧了。

身为战司衍的妻子,看到两个人这样,该有多心酸?

可怜的是,丈夫原来做了这么多事情,她从头到尾什么都不知道。现

在,看到丈夫和别的女孩在一起,一起承担所有的过错,那一刻,顾月娥甚至有种羡慕的感觉。

至少,他们在一起,不管是好是坏,都在一起。

而她,永远那样,形单影只……没

有人理会战明珠,战司衍依旧看着战九枭:“你既然带着电脑高手过来,应该也看出来了,斯米兰岛酒店的监控,被我做了手脚。”

“将顾雯雯推下去的人是我,明珠只是之前和她争执过……”“

不是!将顾雯雯推下去的人是我,是我!”

战明珠再也无法继续待在战司衍的身后,她往前买了两步,大声说:“是因为被她撞见我……和六爷在一起,我怕她将事情告诉你,我才将她推下去的。”

“这件事和六爷没有关系,你不要冤枉他!”

和六爷在一起……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两……你们!”顾月娥激动地站了出来,指着战明珠,手指都在颤抖!

“你……你之前说和男人在小树林亲人,那个人……那个人……”

“没错!就是六爷!”在顾月娥面前,就算战明珠身份已经被揭露,她始终还是那么骄傲。

因为,这个男人是她的,是她一个人的!

“司衍根本不喜欢你,是老爷子非要他和你结婚!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

你……你闭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顾月娥一急,眼泪都滑下来了。

她看着战司衍,一脸悲伤:“你告诉我,不是这样的,司衍,我是你的妻子啊!”

“你不是我的妻子,你只是老头子的儿媳妇。”战司衍简单两句话,已经将顾月娥的身份彻底阐明清楚了。

娶她,不是他的本意,娶她,只是老爷子的意思。

说到底,这个妻子,不过是老爷子娶回来的,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顾月娥跌坐在地上,却除了哭,什么都做不了。

周围这么多女眷,竟然一个个都只是看着她,没敢过去扶上一把。

现在战司衍出了事,做了这么多对公司不利的事情,谁还敢和六爷家的人扯上关系?就

算战司衍对顾月娥没感情,可至少,顾月娥真的是六爷的妻子。六

爷家的人,谁也不敢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