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拿过高韵锦的手机,找到了傅瑾城的号码,用高韵锦的手机给傅瑾城打了个电话过去。傅瑾城以为是高韵锦给他打电话来,心里迅速的升起了一股喜悦和期待,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大概的想到了高韵锦来电的目的,不过,能跟她说话,听听她的声音

   总比见不到她,只能从他人嘴里听到她的消息要好得多。

   所以,明知她打电话来,可能是跟孩子相关,他还是笑着接了起来,是过来了吗?

   爸爸,是我!小煊清脆稚嫩的声音从电话那边响起:我跟姐姐要去饭店吃饭,然后给妈妈带饭回来吃哦,爸爸你忙完了没有?能不能跟我们一起吃饭啊?

   爸爸忙完了,爸爸这就过去。

   好,爸爸再见!

   再见。顿了下,他本来想说让孩子把手机交给高韵锦,他想问她她是想他到医院来接孩子去吃饭,还是希望他直接跟孩子到饭店汇合的。

   可他们都没说,他就默认了是前者,如此一来,他就能有机会到医院去看她了。

   管家是细心的人,这样的漏洞他不可能没发现,可他跟傅瑾城是想到了一块去,也没催两个孩子。

   至于高韵锦,她还真没想到这个。

   她在病房里闷了一天,现在看着两个孩子,心里特别的满足,难得的多了一份宁静,看他们姐弟两人玩的开心,也舍不得打断他们。

   一直到十多分钟后,傅瑾城推门进来,两个小家伙看到他都跑了过去,扑到他的怀里撒娇,爸爸!

   一个少女寂寞的一天

   傅瑾城弯腰抱着两个小家伙,可一点都不吃力,姐姐和弟弟今天在学校有没有乖啊。

   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有!

   傅瑾城笑了出来,奖励性的在他们俩人的脸上都落下了一个吻,真乖。高韵锦看着傅瑾城一如往常那样抱着孩子,又见到孩子们这么喜欢他,黏他这个爸爸,想到他现在拥有上辈子的记忆,她心里就多了几许违和感,一时间居然分不出眼前

   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上辈子的傅瑾城,还是这辈子跟她在一起了十多年的爱人了

   她有些出神,一会后,视线和傅瑾城的在空中交汇,她反射性的别开了眼眸,傅瑾城松开了怀里的孩子,起身朝着她走来,高韵锦抿着小嘴,背脊微微的绷紧。

   他刚到就注意到她脸色还挺难看的,脸上看起来气色还可以,不过是涂了唇膏而已。

   即使这样,还是掩盖不了她脸色的苍白。

   傅瑾城见着,想过去将她搂入怀中亲亲她,抱抱她,可看到她神色戒备和浑身散发出来的抗拒气息,他顿住了脚步,两人隔了一大段距离的问她:感觉好点了吗?

   看到两个孩子在,想到她和傅瑾城两人的约定,她僵硬的嗯了一声,我没什么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他们玩了这么久,早就饿了,带他们去吃饭吧。

   好。他笑了下:想吃什么?

   高韵锦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可他既然都问了,她只好回答:放便咀嚼的就行。

   她头上有伤,吃东西的时候会扯到伤口,如果买一些带骨头的食物,她根本吃不动。

   好。他说:那我跟孩子们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以往的他这个时候,肯定是抱着高韵锦亲了,他们现在看起来像是挺正常的,但一旁的管家看着违和感非常明显,只有两个孩子还小,就算他们足够聪明,也一一时间发

   现不了什么,听说要去吃饭之后,都开开心心的跟高韵锦说再见,然后跟傅瑾城离开了。

   自两个小孩过来之后,病房里是很热闹的,现在他们要走,病房就剩下她和照顾她的范嫂了,显得空荡又寂静,高韵锦的眼底上多了一丝落寞。

   高韵锦这边想心情不好,傅瑾城那边也差不多。

   在车上,他尽管已经力配合两个小家伙,跟他们聊天了,但过了一会后,小煊看着他,钻进了他的怀里,抬起稚嫩的小脸看他:爸爸,你为什么不开心?

   傅瑾城抱着儿子奶香的小身子,捏了一把他的小脸,这么明显吗?

   小煊关心的问:为什么?是因为担心妈妈吗?还是心疼妈妈受伤,会痛痛?

   傅瑾城笑容微顿,都有。

   当然,还有其他更多,只是无法对孩子言说而已。

   吃饭的时候没有什么胃口,但在孩子面前也不好表现出来,傅瑾城也照常的吃了不少东西,终于瞒过了小煊。

   吃完饭,两个小家伙想念妈妈,不愿意先回家,要跟傅瑾城一起,去医院再陪高韵锦说说话才离开。

   到了医院,两个小家伙飞奔向高韵锦,妈妈,我们回来了!

   高韵锦脸上的落寞顷刻间消散,揉了揉两个小家伙的脑袋,笑道:有没有好好吃饭?

   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有!

   真乖。

   两个小家伙吱吱喳喳的说个不停,傅瑾城看时间不早了,怕高韵锦会饿着,走了过来,也揉了揉他们的脑袋,姐姐跟弟弟一起去沙发那边玩,让妈妈先吃饭好不好?

   好!

   两个小家伙很听话的走开了。

   傅瑾城是跟两个小家伙一起回来的,但高韵锦程都没有看过他一眼,直到这个时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但什么都没说。

   傅瑾城也只好沉默。

   他把带回来的饭菜用碟子装好,摆在病床上的小桌子上,然后把筷子再重新洗了一遍,递到高韵锦的手里。

   她好辣,喜欢吃的清淡的菜色并不多。

   但桌上现在摆着的这些,都是她最爱吃的清淡类型的菜,而且搭配得营养均衡。

   高韵锦看着,心情有些复杂,迟疑了下,细细声的说了一句:谢谢。

   傅瑾城:不客气。他站着没动,还在低头看她,高韵锦被他这样看着,有些不自在,你去陪两个孩子吧,我能自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