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舒的心七上八下的,非常不安稳,“我……我现在就去问人。”

“嗯。”

倪舒找到了医生,问了医生黎越铠的情况,医生说黎越铠的脑子里,血块还在,理应还没恢复记忆。

但记忆这回事,也很难说得清。

也就是说,医生也不确定。

倪舒心里,也更加忐忑了。

黎越铠是黎老爷子带大的,他比她更加了解黎越铠,黎老爷子的说法,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倪舒怀着不安的心,回去了病房里。

病房里,黎越铠精神还不错,一点都看不出他不久前正晕倒过。

他正和陶谣笛亲昵开心的聊着天。

为此,倪舒更加怀疑了。

如果黎越铠真的恢复记忆了,他理应会和陶谣笛拉开距离才是。

清纯马尾少女牛仔背带裤活力生活照

还是,他是故意装样子给她看的?

“妈,回来了?”黎越铠看到了门口的她,侧头笑了笑。

“嗯。”倪舒广信的问:“越铠,你现在头没什么不舒服的吧?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记得跟医生说啊。”

“暂时没有不适。”

“那就好,”她干笑了声,试探的问:“怎么忽然晕倒了?是不是想起了些什么?”

黎越铠笑容沉寂了下来,“算是吧。”

“怎么了?”倪舒忙问。

“董眠在加州理工学院读过书?”

“对!”倪舒很激动,“你记起来了?”

“也不是,只是有了模糊的轮廊。”

“你怎么了?想起董眠不高兴了?”

“她第一次甩我,就是在加州理工学院?”黎越铠不答反问。

“……对。”

黎越铠冷笑了声,没再说话。

“小铠,看……看来,你现在好了很多,估计很快就能恢复记忆了。”

“希望吧。”

黎越铠顿了下,“妈,改天叫人带我去我以前常去的地方转一转吧,我想快一点恢复记忆,一点记忆都没有,让我很没安感。”

“这……你的身体刚好,还不适合随便走动,要不,再等一等?”

“是啊,”陶谣笛也帮腔,“你身体还没好呢,不能再受刺激了,你看你今天忽然就昏倒,可真的是吓死我了。”

“那好吧。”黎越铠也不忍心他们担心。

陶谣笛心一喜,倪舒舒了一口气。

黎越铠却莫名安静了下来。

“小铠,你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倪舒现在最怕黎越铠安静了。

“没有。”

他只是,脑子里还残留着董眠背叛他时,那股撕心裂肺的痛苦而已。

他在第一次见到董眠时,他觉得他特别喜欢她。

她应该是一个特别安静,很单纯的女孩。

他能这么爱她,她为什么要背叛他?

而且……

他的眼光真的这么差吗?

黎越铠表现和寻常无疑,倪舒也没有打消疑虑,在黎越铠不知道的地方,她找来陶谣笛,问她关于黎越铠的情况。

陶谣笛自然是知道倪舒在想什么,但她没说破。

为此,却多留了个心眼。

但一个多星期过去了,黎越铠还是没表现出什么端倪来,倪舒也就慢慢的放下了心来。

黎越铠在家里休养了一个多星期,提出要出去走走,找点事做,不然他整天呆在家里,太无聊了。

倪舒找不到借口来不让他出门,只好询问黎老爷子。

黎老爷子也沉默了一会,

黎越铠的病情好的差不多了,不让他出门,根本不现实。

让他出门吧,哪怕他现在没恢复记忆,忽然受了刺激,也是很容易恢复记忆的。

黎老爷子沉思了许久,才说:“那就让他到美国的分部,他很少过去的那边的公司去上班吧。”

“这能行吗?”

“只有这个办法了。”

黎越铠回去公司上班了。

回到公司,公司工作的内容对他来说,并不难,但他却觉得有些乏味。

一天,看电视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军事节目,他似乎才想起了什么,“妈,我之前不是军人吗?我先回去继续当兵。”

倪舒一愣,看了一眼电视节目,忙讪笑,“你身体都还没好……”

“我之前在军队是什么职位?怎么我受伤了这么久,也没人来看望我一下?”

“你之前在军队里的职位并不算高,你的队友不少都出了事,就是你的上司,现在也停了职,还有很多事要忙呢,自然没空来看你了。”

“没空来看我,就是给我打一个电话也是可以的吧?”

倪舒一噎,还没说话,黎越铠又说:“妈,我觉得现在的工作有点无聊,我也想出去走走,我想回国一趟,找一下我的队友。”

“可现在公司的事……”

“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小铠,你回去了,那谣笛怎么办?”

“我只是回去一阵子,不会长期呆着,没事的。”

“这件事,你要不跟谣笛商量一下?”倪舒实在找不到推托的理由了。

“好。”

黎越铠立刻的,就给陶谣笛打了个电话。

这件事,倪舒没知会过她,陶谣笛也沉默了下。

许久之后,她才问:“你……真的要回去吗?”

其实,她也清楚,黎越铠不可能一辈子不回去的。

倪舒和黎老爷子都拦不住他,她自然也找不到理由拦他。

“那,我和你一起回去?”

“好啊,”黎越铠很高兴,“我本来就有这个意思,不过,你能走得开吗?”

陶谣笛眼眸一闪,“现在还不能,我得处理一些事宜,可能还得过一段时间。”

“好,你安排好了告诉我。”

“嗯。”

这件事,倪舒也很快就跟黎老爷子说了。

黎老爷子沉吟了片刻,既然拦不着,那我们就给我们制造一颗定心丸吧。

“什么?”

趁着这段时间,让越铠和陶谣笛的距离拉进一些。

倪舒明白了,“好,我知道了。”

黎越铠现在还是回去公司上班的,公司和陶谣笛公司还挺近,他们午餐晚餐基本上都是一起吃的,看起来,感情甚笃。

而过几天,就是陶谣笛的生日了。

倪舒特意找来了黎越铠谈了谈,问他又什么打算。

“后天是谣笛生日?”

“是啊,你该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吧?”倪舒皱眉。